企業招聘
注冊
個人登錄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就業資訊 > 原創微職場 > 正文
留不住的2019屆畢業生,山東省為何“難留人”?
發布日期:2019-06-19 09:06     瀏覽量:1439     分享到:
   


6月是最好的季節,春花盡,夏荷起。但對于大學校園來說,6月則是傷感的季節,醉笑三千場,最后還要訴離殤。而所謂“離殤”,就是畢業。2019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預計將達到834萬人,再創歷史新高。雖然“最難就業季”還是會像往年一樣出現在新聞標題中,但是自2017年以來開啟的“搶人大戰”也給了廣大畢業生更多選擇。

1.png

2019年上半年,全國多地市紛紛出臺相關政策,當前“搶人”已經不再是一二線城市的專利,眾多三四線城市也加入了對人才的“圍剿”。這輪“搶人大戰”的顯著特點是大家都想搶年輕人,尤其是剛畢業的大學生。仿佛一夜之間,畢業生就從“就業困難戶”變成了“香餑餑”,送錢送戶口,甚至送房,只為了留下人才。在這樣的大環境中,2019屆畢業生完成了從學生到職場人的蛻變。對此山東本土求職招聘網站齊魯人才網,面向全省5萬名2019屆高校畢業生發布問卷,就當前畢業生流動情況作出分析,供大家參考。

留不住的大學生,山東16市畢業生平均留存率僅過兩成

2.png

“搶人大戰”歷時已久,留住更多本地高校培養出的人才,已成為各大城市關注的重點,山東省作為教育大省,全省共有145所高校,畢業生人數也位列全國前列。鑒于不少畢業生普遍存在“戀校”情節,山東省對于畢業生的爭奪本應具備優勢,但實際情況并不容樂觀。由上圖顯示,全省16市畢業生平均留存率僅為23.54%,青島、濟南兩地畢業生留存情況相對樂觀,留存率為62.59%和53.33%;而對于其他城市來說,留住自己人已著實不易,當前全省有10座城市留存率已低于全省平均值,聊城、濟寧兩市畢業生留存率甚至不足一成。

畢業生去哪了?兩大城市群虹吸7成人才

5.png

從山東2019屆畢業生的省外流向看,京津冀城市群、長三角城市群成為主要流向地區。這一特點反映了山東畢業生就近流動的趨勢。從各地區流向占比可見,北京市吸附能力一直最強為21.48%,但流往上海、廣東這幾個一線城市的畢業生出現減少,與之相反,江蘇、浙江這兩省對山東畢業生的吸納能力同比加強,尤其是江蘇已反超上海,位列第二。從城市群角度看,長三角城市群對山東畢業生的吸附力無疑更強,其占比高達38.58%,已超過京津冀城市群的32.54%,而上述兩個城市群對山東畢業生的吸納已經占到外流總量的七成。

一線城市容不下肉身,三四線城市裝不下靈魂,“逃離北上廣”正在成為現實。當前僅41.09%的山東畢業生選擇到北上廣工作 ,而在去年,這一比例是56.7%。與此同時,生活成本更低、日常節奏更慢、就業機會更多的“新一線城市”已成為大學畢業生眼中的香餑餑。因此,江蘇、浙江、天津等“新一線城市”所屬省份對人才的吸引力正在迅速攀升 。

產業發展決定去向,互聯網、金融行業成畢業生外流“最大誘惑”

3.png

通過上圖齊魯人才網調查數據可知,當前外流畢業生所從事最多的行業為互聯網/電子商務行業,其占比為17.8%;金融行業占比也相對較高,占比為14.6%;除此之外教育/培訓、房地產開發、貿易/進出口行業占比也相對較高,均在5%以上。綜合來看,第三產業相關行業已成為外流畢業生就業的首選。

與其說山東留不住畢業生,不如說山東各城市缺少足夠吸引畢業生的產業。以青島為例,作為山東省經濟龍頭和僅有的新一線城市,雖然擁有國家(青島)通信產業園、青島軟件科技城、西海岸軟件與服務外包產業園3個新一代信息產業園區,但它仍是一座以工業為主,裝備制造產業為第一支柱產業的城市,對畢業生來說,吸引力遠不如互聯網和金融行業。而同為新一線城市的杭州,卻憑借著互聯網產業吸引了眾多畢業生。山東省一直擁有接納人才的廣闊空間,只是這種制造型產業主導的產業結構,讓山東在人才爭奪中有了天然的bug。

本土企業普遍缺乏競爭優勢,華為最受畢業生青睞

6.png

上圖為齊魯人才網調查統計的山東畢業生青睞企業排行,當前華為公司以16.23%的青睞度名列第一。其作為世界最大的通信科技公司,營業收入曾位列“中國民營企業500強”第一,而隨著5G時代的來臨,公司發展前景也將不可限量;其次福利待遇也畢業生青睞的重要因素,有數據統計,華為員工每年平均薪資在七十萬元左右。因此有畢業生表示:能進入華為,成為其中一員,是其畢生的夢想。

除此之外,阿里巴巴、招商銀行、國家電網、中國建筑等眾多國字頭,特大民營企業也是畢業生青睞的熱點。而山東本土企業則處于劣勢,僅有海爾、浪潮、中國重汽三家企業上榜且排名靠后。縱使以上本土企業為行業內知名甚至是龍頭,但是為何畢業生提不起興趣?經調查發現,不少畢業生表示對該企業“不知道、不了解”,這也說明“品牌價值”也是影響畢業生做出決定的重要因素。

在這里我們以山東大學為例,2018年華為、小米、阿里巴巴等企業從山大招聘人數達到了數百人,招聘崗位以研發類為主,包括操作系統、算法、芯片設計、云計算開發、大數據開發等,這些人才也是“浪潮”等本土企業極其需要的人才,但是很多畢業生就是沖著企業的“品牌價值”而做出選擇。因此省內企業提升“品牌價值”已經迫在眉睫。

送錢?送房?送戶口?城市該靠什么引人留人

4.png

一波人才政策,帶出了一個城市發展的關鍵命題,城市該靠什么吸引人才?又該靠什么留住人才?“給戶口、給錢,甚至送房”已經成為人才政策的“標配”,但是“人才”真正需要的就是這些嗎?據齊魯人才網調查顯示,戶口并不是畢業生的關注重點。有29.8%的畢業生重視發展空間;22.4%的畢業生看中薪資水平;16.9%的畢業生關注當地經濟水平及配套資源;只有8.8%的畢業生關心能否落戶。也就是說,相比一個政策優惠的城市,畢業生更愿意選擇一座配套設施完善且更具發展潛力的城市。

這意味著,各地在人才引進的時候不能只拿戶口和政策說事,雖然有一定效用,但長期吸引力不大。想要真正留下人才,也并不是只出臺一些優惠政策就可以搞定的。城市重要的是考慮怎樣去留住人才,怎樣給人才創造一個能夠不斷成長、不斷發展的環境,這比承諾優惠條件更為重要。

山東16市畢業生薪酬曝光,多數薪酬不滿5K

7.png

通過前文可見,薪資水平是能否吸引畢業生留存的重要因素之一,為此齊魯人才網就山東省16市2019屆畢業生薪酬做出統計。就數據可見,當前山東省16市畢業生薪酬全部在4500元以上,其中青島市薪資最高,為5442元,濟南市以5358元位列第二;除此之外,另有臨沂、濰坊、聊城三市薪資水平在5000元以上。其他城市薪資水平維持在4800元左右。通過對比全國其他省份數據來看,畢業生平均薪資水平在6000元左右,這也從側面解釋了為何省內部分城市人才紛紛外流。

當離歌響起,愿所有學子歷盡千帆,歸來仍是如初少年;當城市化的進程不斷向前,愿所有城市歷盡繁華,仍能安放身體與靈魂。

來源:齊魯人才網

關注微信公眾號
了解求職招聘新動態


齊魯人才網客戶端
彩票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结果